寂然法师

发表时间:2017-09-03 10:09

寂然法师,江苏如东拼茶镇人(时属东台现划属如东拼茶镇),俗姓严,少年出家,受戒于句容宝华山隆昌寺,禅定于镇江江天禅寺大彻堂,他勤奋刻苦,精研佛学,素有济世之心。20世纪20年代后期,寂然进入栖霞寺。初任知客,公元1935年初接替明常和尚,出任监院,主持寺内外一应事物,寂然严于律己,讲求操守,在僧众中很有威信。寂然法师被世人称为:南京“辛德勒”,公元1938年3月,在南京栖霞寺营救了2.4万名南京大屠杀幸存难民,坚持了4个月。寂然法师终因积劳成疾,于公元1939年10月12日圆寂。

生平事迹编辑

公元1909年受具足戒于镇江宝华山,禅定于镇江江天禅寺大彻堂,后到南京栖霞寺,时任监院和尚。
20世纪20年代后期,进入栖霞寺任知客。
1935年初接替明常和尚,出任栖霞寺监院,主持寺内外一应事物。
1937年12月份,日本侵略南京。在南京举行大屠杀时,日军惨无人道,不管老弱妇孺见人就杀,很多难民无家可归、无处藏身,他们在这个时候,把生命唯一的希望放到了大慈大悲的
菩萨身上,想到了千年古刹栖霞寺。
南京大屠杀期间,栖霞寺有24000多位难民,栖霞寺监院寂然和尚在国难当头的时候,作为一名手无寸铁的出家人,大义凛然地在栖霞寺建立
难民收容所,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来对付惨无人道的日军,与日本军人斗智斗勇,保护了两万多难民。
大屠杀期间,日军多次袭扰栖霞寺,肆意杀害儿童和强奸妇女。为了阻止日军对于栖霞寺的袭扰,寂然法师书写抗议书,通过丹麦工程师辛德贝格转交给约翰·拉贝先生,并翻译成英语递交给日本大使,来控诉日本军人的
罪行。这篇文章的题目是《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》,被记录于《拉贝日记》第566页。
根据《栖霞山志》记载:在大屠杀期间,栖霞寺的法师们把寺里的全部粮食都拿出来,以解决几万名难民的吃饭问题。原来栖霞寺的僧人一日三餐,寂然法师为了救济更多的难民,号召僧人一日两餐,以减少饮食,他说:修行之法,日食两餐,补济饥饿,救难民生命为第一修行大要。这就是寂然法师的修行大愿。
在抗战期间,寂然法师提倡修行大愿,他鼓励僧众:如今国难当头、众生有难,应当学习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普度众生,应当学习观音菩萨的慈悲精神为我中华寻声救苦。寂然法师终因积劳成疾,于1939年10月12日圆寂,享年40多岁。

抗议日军暴行 编辑

寂然法师所写的抗议日军暴行的抗议书:《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》(附)
至此,我们向您简要汇报该地的情况及本寺庙所遇到的
骚扰
南京沦陷以来,每天都有数百人逃至我庙寻求保护,要求安置。我写此信的时候,寺庙里已聚集了2.04万人,大部分为妇女和儿童,男人们几乎都被枪杀或被掳去为日本士兵当苦力。
下面,我们扼要地列出日本士兵自今年1月4日以来所犯下的罪行:
1月4日:一辆载着日本士兵的卡车驶来,他们掠走了9头牛,并勒令中国人为其宰杀,以便把牛肉运走。与此同时,他们放火焚烧邻近的房屋以消磨时光。
1月6日:从河上来了很多日本士兵,他们抢走了难民的1头毛驴,并抢走了18个铺盖卷。
1月7日:日本士兵强奸了一位妇女和一个年仅14岁的少女,抢走了5个铺盖卷。
1月8日和9日:有6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。他们像往常一样闯进寺庙,寻找最年轻的姑娘,用
刺刀威逼她们就范。
1月11日:有4名妇女被强奸。喝得酩酊大醉的日本士兵在寺庙内胡作非为,他们举枪乱射,击伤多人,并损坏房屋。
1月13日:又来了许多日本士兵,他们四处搜寻并掠走大量粮食,强奸了一位妇女及其女儿,然后扬长而去。
1月15日:许多日本士兵蜂拥而来,把所有年轻妇女赶在一起,从中挑出10人,在寺庙大厅对她们大肆奸淫。一个烂醉如泥的士兵晚些时候才到,他冲入房间要喝酒、要女人。酒是给他了,但是拒绝给他女人。他怒火冲天,持枪疯狂四射,杀害了2个男孩后扬长而去。在回到火车站的路上,他又闯进马路的一间房子,杀害了一位农民70岁的妻子,牵走了1头毛驴,然后纵火把房屋烧了。
1月16日:继续
抢劫、奸淫。
1月18日:盗走了3头毛驴。
1月19日:日本士兵大闹寺庙,砸坏门窗和家具,掠走7头毛驴。
大约在1月20日,开来了一支新的队伍,换下栖霞山火车站的岗哨。新来部队的指挥官是个少尉,他心地较好,自他来后,形势明显好转。他在寺庙内设了一个岗,哨兵努力把专来捣乱、偷窃和抢女人的士兵拒之于寺庙大门之外。因此,我们害怕,一旦这位少尉撤离此地被派往别处,原来可怕的情景会重新出现。所以,我们请求你们,不管是谁,只要能帮助我们阻止重现这种惨无人道的残暴行径即可。安置在我们这儿的难民百分之八十已失去了一切,他们的房屋被毁,牲口被杀,钱财被抢。此外,许多妇女失去了丈夫,孩子没有了父亲,大部分年轻男子遭到日本士兵的杀害,另一部分则伤的伤,病的病,躺在这里缺衣少药,谁也不敢上街,害怕被杀害,而我们还只剩下少量的粮食储备。我们的农民既无水牛又无稻种,怎能春耕播种呢?
在此,我们所有签名者再次恳请您的帮助。
栖霞山寺庙
1938年1月25日

相关影视编辑

1990年,爱好文学的传真法师根据师傅辉坚法师的讲述开始撰写剧本《栖霞山栖霞寺》,《栖霞山栖霞寺》中有一段讲寂然法师的故事,拍了1/3后因为有人反对“流产”,辉坚法师劝他说“因缘不成熟”。
随着《拉贝日记》的曝光和媒体的不断报道,传真又萌生了拍电影的念头。他四处化缘,因为佛教界不支持,影片投资来自一些企业界老板的赞助。先要在省宗教局报批,没通过。他直接到国家宗教局,找到一位副局长获得支持。这部自筹资金的影片拍完后被算作了主旋律,省委出了100万元,南京市政府拿了90万元。
传真当上栖霞寺的监寺,可以做他想做的事。经过数年的奔走,电影终于完成,资料来源有逃到香港的方丈所写的《栖霞山志》,还有寺中挖出的碑记。片中也有“艺术加工”,例:日本人在数九寒天向寂然泼冷水,逼他说出秘密。传真法师对编剧是外行,便找到另一个编剧
郑凯南合作。
《栖霞寺1937》2005年就在北京首映,直到2007年才进院线,总共放映的场次不超过50场。按传真法师的话就是:“还没我上电视宣传的次数多。”他期盼所有人都能看到这部电影,只收取5元钱的影院水电费成本,后来有一个香港老板赞助,免费发票,结果是南京观众人数尚可,其他城市很不理想。由于是化缘所得,不存在票房压力。可是这件事却远没有结束,传真开始打官司,被告方是影片的另一家制作方,传真认为他们虚报成本,即使是化缘,也要对施主有所交待,继第一个拍电影的僧人之后,他又要打第一个电影成本评估的官司。




分享到: